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9mimi.com > 正文内容

黄洋姨妈:黄洋由始至终没有怀疑有人要毒杀他

发布日期:2019-10-14 01:25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5月30日15时许,江西省吉安县万福镇某中学初一3名学生罗某成(14岁)、罗某安(13岁)、罗某勇(14岁)分乘2辆电动车在学校附近溜达,路遇正用手机听歌的某小学六年级学生罗某洋(12岁)。

  复旦在读研究生黄洋疑被室友饮水机投毒一案引发轩然大波。昨天下午,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发消息称中毒学生黄洋经抢救无效身亡。目前该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之前引发猜测和争论的有毒化学物到底是什么也有了结论,www.558654.com。早报记者获悉,导致黄洋中毒的物质初步确定为N-二甲基亚硝胺,该物质毒性强,常用于医药及食品分析研究,可在实验动物中人为制造肝损伤的模型。较小剂量的长期暴露也可能增加肝癌风险。普通医院并无库存,一般由课题组购买。

  受害人黄洋,嫌疑人林某,这两个家庭背景不同、经历迥异的年轻人,在复旦大学枫林校区20号宿舍楼,人生有了交集,却以悲剧结束。

  昨日下午,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2010级复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于4月16日15:23在中山医院去世。

  参与黄洋抢救治疗的复旦大学中山医院麻醉科和危重病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朱彪披露了抢救过程。朱医生表示,4月1日黄洋被送到医院后,经中山、华山医院专家组会诊,临床上肝毒性较大的可能为包括菌菇中毒、老鼠污染食物和有机化合物的外来毒物,以及免疫系统疾病,当时并没有考虑到被故意投毒的可能性。

  3天后,黄洋的肝脏功能出现弱化,黄疸指数高,凝血能力比较差,进入肝昏迷状态,于是采用mars治疗(代替性肝脏功能治疗)。

  虽然医院动用最好的力量全力救治,但4月3日后,黄洋所有的肝功能指标以及生命体征不断恶化。最后死亡是因为急性肝功能衰竭,排除了食物和生物致死的因素,确定“凶手”为有机化合物。

  据媒体调查,黄洋遭投毒后,开始几天无法判断毒素,治疗不起作用,直至第9天,其师兄收到一个陌生短信提醒注意一种化学药物,才让案情获得重大进展。警方依此很快查到了犯罪嫌疑人黄洋的寝室室友林某。

  据知情人士透露,警方带走林某一段时间后,曾到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调查,调查内容包括“林某在复旦大学实验动物科学部做过实验吗?”“他所投的毒是从动物部得到的吗?”等等。

  林某投毒动机究竟是什么?关于竞争博士名额的说法最占主流,更有网友慨叹“学霸间的竞争无所不用其极”,不过复旦大学校方昨天表示,黄洋和林某虽然同在一个寝室,但是就读于不同的专业,服务于不同的医院,学业上交集不多。不同专业不同医院之间申请博士不存在直接的竞争。

  网络上关于这起投毒事件讨论热烈,更有自称黄洋好友以及医院的实习生发布号称“最接近真相”的网帖,其中提到了投毒的药剂用量达到10倍,对此,复旦校方昨天表示,10倍这样的数量表述并不确切。至于投毒的真正原因以及病情诊断的抢救全过程,在警方调查结束后,将会向社会公布。

  4月1日前后,黄洋在宿舍使用饮水机喝水时,发觉水有异味。其后,黄洋将有异味的水倾倒,并清洗了饮水机和水桶。这么做的举动,黄洋曾向师兄解释,“别让其他室友喝了。”

  4月1日16时,黄洋身体突发呕吐、发热、寒颤等症状,并被送往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救治。

  唯一没被殖民过的非洲强国埃塞俄比亚: 曾失去1200公里海岸线 如今要重建海军

  黄洋的父亲58岁的黄国强在家听闻儿子住院后,于4月3日从重庆飞抵上海。黄国强从警方处了解到儿子被人投毒的细节,进入中山医院外科监护室询问儿子“身体好点没?”这时,尚有意识的黄洋仅能点头示意。黄父接受媒体采访时一直强调,怎么也想不到儿子会突然变成这样。

  犯罪嫌疑人林某的动机到底是什么?目前并没有确切的指向性证据,但是,黄国强认为,网络传播的情杀、仇杀、侵占他人博士名额等理由应该都是不成立的。首先,黄洋并没有女朋友,因为黄家曾经对黄洋说,读书期间找女朋友会影响学习,而且开销会很大,这对于经济状况不佳的黄家来说,目前不切实际。其次,在老师和同学的印象里,黄洋的为人处事相当优秀,从未与他人产生争执。最后,黄洋的博士资格是通过考试得来的,不存在侵占他人名额的说法。

  同时,人行丽水市中心支行通过开展现场检查、分类评级等监管措施,强化反洗钱监管,全面提升金融机构反洗钱履职能力。据统计,2016年以来,我市已先后对存在问题的11家机构、10名高管人员共处罚款340余万元。

  黄国强由于临时来上海,4月3日晚上没有联系住处,就睡在了儿子的宿舍。次日早晨,一觉醒来的黄国强与黄洋的两位室友相遇,但是,黄国强说,“就是见了一面,对对方没有什么印象。”此时的黄国强并不知道,向儿子投毒的正是两位室友中的一人。

  远在荣县老家的黄洋母亲55岁的杨国华、黄洋姑姑、姨妈杨瑞华于4月7日来上海探望这个病重的孩子。黄洋的姨妈杨瑞华说,黄洋由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是有人要毒杀他。

  黄洋父母和两位亲戚目前租住在与中山医院一街之隔的日租房里,房子是老公寓楼,不足80平方米被隔成四间,黄家四口就挤在其中一间。

  昨晚9点,老房子窗外医院楼顶的“中山医院”几个红字在夜空中格外刺眼,黄家人还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