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彩图 > 正文内容

被妈妈情人虐打昏迷女童 3岁小辛怡手术成功(全文)

发布日期:2019-06-06 07:18   来源:未知   阅读:
 

  法制晚报讯 今天上午,“情人虐童案”受害者三岁的小辛怡送去儿研所手术室进行手术。法晚记者早上就赶到现场,截至中午12时21分,在等待三个多小时后,小辛怡终于被推出手术室。同时,医生表示手术很成功,下午还要给小辛怡做CT继续观察。

  法晚记者看到,给小辛怡主刀的张冰克教授首先从手术室内出来,脸上带着微笑。他见到小辛怡的父亲后,连续说了两遍“手术非常成功”,并且安慰他“别着急,孩子稍后出来”。

  随行的张医生告诉法晚记者,手术时间不长,不到一个小时,但前期麻醉和后期恢复时间长一些,特别是孩子从麻醉中醒过来时,特别重要。张医生解释说,如果手术成功,孩子的人体基本反射会出现,比如动动睫毛、触碰脚心会有反应等等,这说明手术非常成功。

  此外,张医生还表示,目前虽然小辛怡有了基本的反射,但是想要真正醒过来,还需要看她自己恢复情况。

  法晚记者了解到,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医院给孩子安排了一个CT检查,借此观察术后情况。

  此前,主刀的张冰克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孩子醒过来是有可能的,但需要对孩子头部分流管的位置进行调整,解决她脑积水、颅压高的问题。

  张冰克还为小辛怡找到一位业内知名的催醒治疗专家。张冰克说,由于孩子脑萎缩严重,加之昏迷时间过长,醒过来只是第一步。

  据法晚记者了解,小辛怡的父亲张少峰和妻子刘姣利2013年结婚,同年生下女儿辛怡。

  张少峰常年在外打工,因夫妻关系不睦,2015年,张少峰和妻子协商办理离婚。当年8月起,刘姣利与邻居赵跃飞同居。据刘姣利描述,赵跃飞性格暴虐,不仅多次殴打虐待已一岁多的小辛怡,还用烟头烫孩子的大腿根部、手掌,用刀割破孩子的手指、胳膊和腿部。

  2015年9月17日晚10时,小辛怡哭闹起来,赵跃飞竟用浴巾捆住小辛怡手脚,把孩子头朝下狠狠往地上撞,此后,把孩子倒立约半小时……这一次,小辛怡没有再哭闹。第二天早上7时许,刘姣利发现怎么叫孩子都没反应,经医院诊断,孩子大脑出血、重度颅脑损伤,引发重度昏迷。此外,孩子全身多处划伤、挫伤、烟头烫伤。

  小辛怡的不幸,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一个300多人的爱心妈妈团渐渐形成,成员都是普通人,来自河南、上海、北京多地,她们把小辛怡当做自己的孩子去疼爱,帮助带女求医的张少峰。

  据北京市交管局安监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包括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在内的多个品牌的共享电动车都属于“违法上路”,这些公司均未对其车辆办理非机动车号牌或是过渡期临时标识,也还没有运营公司与交管部门正式接洽相关业务。北京多区交通支大队的一线交警告诉记者,按照市交管局的要求,针对无牌照的共享电动车是要“发现一辆扣留一辆”,但基于现实因素,这并没有得到严格执行。“现在的困惑主要还是一旦处罚后,罚款如何收缴?处罚用户确实不合适,但罚单如何开具也是一个问题。”一名资深交警说。

  中央纪委有关负责人强调,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中秋、国庆两节将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紧紧盯住享乐奢靡问题,密切注意隐形变异“四风”,加强监督检查,有了反映及时约谈提醒,发现问题马上核查处理,坚持一个节点一个节点抓下去,越往后执纪越严、处分越重,典型问题一律公开曝光。要认真落实《中国问责条例》,对履行“两个责任”不力、导致“四风”问题突出的,坚持“一案双查”,既严肃处理违纪人员,又要追究有关领导和党组织的责任,用问责倒逼责任落实,让失责必问、问责必严成为常态。

  最近十几天,洛阳两岁的女童小辛怡一直昏迷不醒,医院抢救后仍生命垂危,家人告诉我们,小辛怡之所以这样,是遭到一名男子的虐打,而这名男子竟然是小辛怡母亲的情夫。

  马上就满两岁的小女孩辛怡,已经昏迷近半个月时间。她躺在洛阳市河科大一附院重症监护室内,经过数次抢救,还处在危险期中。

  张少峰发现女儿身上有几处伤痕,不像摔倒造成的,经再三追问,妻子才告诉他真相。原来,张少峰和妻子不和,正在办理离婚,因为今年5月,他发现妻子和男子赵某有来往。在一段视频里,妻子刘某说,交往过程中,赵某是有几次对孩子下狠手。刘某称,和赵某在一起时,辛怡经常哭闹,赵某就会捆绑体罚孩子。

  最后一次捆绑发生在9月18日晚上,www.026555.com当时,孩子再次哭闹,赵某将孩子捆绑后又摔到地上。

  直到第二天中午,刘某才发现辛怡已经昏迷不醒,赶紧将孩子送到医院。经检查,辛怡心跳微弱,颅脑损伤。刘某为何没有制止虐打孩子的行为,刘某称,因为害怕。

  去年9月,河南洛阳嵩县一名不到两岁女童被亲生母亲的情夫虐待打伤昏迷,孩子在洛阳一直治疗到今年5月,但重度昏迷没有清醒。今年6月,孩子被上海爱心志愿 者发现,并在上海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逐渐有了意识。昨天,来自上海和北京的爱心妈妈们接力救援,又把孩子接到北京北大医疗康复医院诊治。目前,孩子在上海、北京所有的治疗费用均来自于上海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所收到的社会捐助。

  再过三个月就要满三岁的小辛怡(化名)此时插着鼻管喉管躺在北京大学康复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小辛怡父亲、28岁的张少峰回忆起孩子11个月前的遭遇,紧了紧眉头说,“太可怕了”。

  本案中,饶某的砂仁被偷,小偷当场抓获,未造成财产损失,案情本该到此结束。哪知因当事人对法律的无知,本是受害人的他们,却变成了“犯罪嫌疑人”。我国法律规定,本案中的“小偷”均系未成年人,不构成盗窃犯罪;而饶某、王某、周某等人因涉嫌非法拘禁他人却构成了非法拘禁罪。(薛丹龙喜学)

  “家里穷,没房,女儿一岁时我外出挣钱,基本上一年回一次家。”张少峰回忆,去年9月20号左右,她接到妻子电话说孩子病了。回到老家,他看到孩子在抢救。再三追问下,妻子道出了实情。

  “她和我交代孩子是她的情人打的。2015年9月18日,俩人到旅馆开房,孩子哭闹让他们受不了。他(张妻情人赵某)就用浴巾把孩子的胳膊从背后绑起来,双脚脚脖子也捆起来,把孩子头朝下往地上砸。然后又把孩子绑在床边倒立半个小时。”

  张少峰控制了一下情绪说,“他就这么虐待孩子,我问我老婆你怎么不拦着。她告诉我说不敢,因为他不是第一次在宾馆虐待孩子了。她一阻止,他就连她也一起打,而且还威胁她。”

  于是,就在母亲的目睹下,辛怡被捆绑殴打,被烟头烫伤。最后一次大打出手后,辛怡总算停止了哭闹。张少峰说:“她妈当晚还以为孩子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发现怎么也叫不醒,这才送医院。”

  记者从张少峰提供的照片中看到,孩子胳膊、肩部都有明显淤青、血痂,大腿内侧有疑似烟头烫伤的印记,脚踝和小腿有带血的划痕。最关键的是,孩子头部出现损伤,自去年9月18日昏迷后,再没有醒来。